老頭|好在已經死了

他們的努力越像無望的挣扎,
就越是讓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失業者運動
布赫迪厄《防火牆》

你有多少把握逃離「老頭」?

你買了彩卷,
就不會是「老頭」了嘛?
你的想法不也跟村上春樹一樣?

终生不買彩卷,
就不會是「老頭」了嘛?
你難道不覺得,
貨幣跟癌细胞一樣?

你说你才 on board?
意思不就等同叔本華的
「悲劇才開始」?

不是健身又長的帥,
你就是「CEO」,
即使十多年没看电視,
不代表就不是「电視人」。

至少我的壯年恰在雷根之前,
入土之後,
臉書才佔領社交,
全世界之人都只有一個朋友,
中心之外皆分離,

至少我活过「258」年代,
没有app,
但是有人有公共空間。

HHHAAAAAAAAAAA

image

image

Advertisements